第七章 无辜崩牙
字大
默认
字小
夜间
日间
默认
护眼
听书 - 口腔实习生
00:00 / 00:00

+

-

自动播放×
温馨提示:
是否自动跳转到下一章节?
确定
取消

第七章 无辜崩牙

    陈茉大姨的儿子名叫祁简,小名是勇勇,是陈茉妈妈的表姐,因为都是独生子女,陈茉又是她这一辈里最小的女孩,所以比较受宠,特别表哥祁简,对陈茉来说简直是有求必应,表兄妹里面,也就是他们俩关系最好了。

    但是也有一阵子没见过,因为祁简正在本地的大学读工程学博士,最近有意向出国,听说挺忙的。

    祁简捂着脸颊不想说话,只是用眼神来向陈茉表示自己的郁闷。

    陈茉大姨看着宝贝儿子又是心疼又是愤怒,”勇勇今天在学校好好的吃着饭,吃菜的时候没注意,菜里面竟然有个螺帽!你说说这大学食堂是怎么干活的,当时疼的你哥半天没说话,嘴里都出血了,这不,一吐出来才发现牙碎了。你不是在医院里实习么,给你哥找个好医生给看看,这还没有女朋友呢,可别先嘴里缺个牙。“

    又听到自己亲妈说起来女朋友的事,祁简顾不得口腔里的阵阵酸疼,哼哼着不满道:“妈你能不能别跟茉茉说这个。”

    陈茉大姨立马调转枪头,“怎么不能说啊?你说说,别人也是读博士,人家孩子都有了,就说跟你一起的那个刘轩,孩子都过周岁生日了,你连个女朋友都没有!”

    祁简在这件事上简直没办法跟自己亲妈沟通,干脆转过身不说话了。

    “勇勇哥哥也是先专注学习啊,这是多好的事,我妈老在家说我,在学习上能有勇勇哥哥一半强她就给祖宗上香去。”陈茉知道祁简的终身大事一直都是大姨心目中的头等大事,读博士这件事都得往后排,出来打圆场,“哥哥这个牙可不能耽误,我去看看哪个医生有时间。”

    陈茉大姨果真就不再提找女朋友的事,“给哥哥找个好医生啊!”

    陈茉忙不迭点点头,就让祁简母子在大厅的候诊区等着,她走进牙周科,坐在原地的何湘医生见到陈茉微微惊讶,“你不说下午不来吗?”

    “我大姨家的哥哥牙有点问题,来医院看,姐姐你这里还有几个病人啊?”陈茉看到牙椅的治疗灯还亮着,就知道何湘医生这里还有病人。

    何湘医生说道:“下午约了四个,这是第一个,其他人还没来呢,不过这个人是做根管的,起码还有一个小时。”

    “啊?那张姐姐那里呢?”陈茉朝另一个格子间看去,她看到那个格子间的治疗灯也在亮着,有个带着防护面罩的侧影低着头,应该也在工作。

    果然只听那个格子间传来一个声音,“我这里下午有五个,已经来三个了,正在外面排队等着呢。”

    看来是听到了陈茉说的话。

    陈茉一脸的失望,何湘医生看了眼电脑上的时间,把手上的手套摘下来,说道:“那个病人拍片子去了,马上也回不来,你让你哥哥进来,我给看看怎么回事。”

    “谢谢姐姐啦。”陈茉甜甜一笑,忙转身出去把祁简叫进来。

    祁简手里拿着就诊卡和一次性治疗盘走进来,何湘医生让他躺到牙椅上,简单做了一个检查之后说道:“这被硌的还不轻呢,功能尖儿都没了,有隐裂的可能,先去拍个小片子看看。”

    陈茉大姨听了心里紧张,忙问道:“医生,这牙还能不能保住?我儿子还没女朋……”

    “妈!”祁简喊了一声,半是羞臊半是无语。

    何湘医生也明白这是什么情况,呵呵一笑,把就诊卡给了祁简,”单子我已经开好了,直接去放射科就行,片子不着急等着拿,先过来让我看看。“

    陈茉冲何湘医生笑笑,怕她大姨再唠叨,于是说道:“大姨,我带哥哥过去就行,你就在这里等等,那里人多,不一定有坐的地方。”

    陈茉大姨到了医院不由自主的听医生的话,手里还攥着包着碎牙的纸巾,坐到了候诊区。

    放射科同在一楼,有着一个长长的窄窄的走廊,只有一边放着椅子,但是更多人还是站在等。陈茉先到窗口报了一下祁简的名字,然后跟祁简一起排队等着。

    “哥,你真的不着急找女朋友吗?”陈茉不由八卦一下,祁简一直是大姨的骄傲,学霸,从小连跳三级,品学兼优,听话懂事,除了非要读工程学,想让哥哥读医学的大姨当时不同意,母子俩在家里天魔大战一样的对峙过之外,就没有让长辈能挑出毛病的地方了。

    当然,现在多了一个单身会被亲戚们叨叨上几句,可更多的都是表示理解。

    只有大姨自己特别心急。

    祁简这个时候还在思考着在宿舍的建筑模型哪里能改进,冷不丁听到表妹问这个,不由好笑说道:“你一个小丫头片子打听这么多干什么,怎么,是有喜欢的人了?”

    “我怎么就小丫头片子,我已经读大学,而且都已经开始工作了,再说从法律意义上来说,十八岁的时候我就已经是个成年人了。”陈茉很不满家里人总拿她当个孩子看,家长就算了,祁简也就比她大上四岁,有什么可拽的。

    祁简瞟了一眼陈茉,“你要是真的长大了,就给小姨少惹点麻烦,别好了伤疤忘了疼。”

    陈茉简直要跳起来了,”我怎么惹麻烦了!“

    祁简淡淡道:“哦,也就今年吧,帮人老奶奶追萨摩结果自己被咬了,去防疫站打针的时候还要挑着小姨休息的时候去,本来小姨在我家正跟我妈包饺子呢,听到同事打电话,吓得筷子都没拿住。还有上次晚上回来在路上看到有个孕妇被两个大汉架着,你上去跟人抢人,怀疑人家是拐卖人口,跟人吵起来了,要不是你同学跟小姨说一声,小姨夫带着家里男丁集体出动,你被人打了怎么办?再说要是真的人贩子,大晚上的把你往车上一拉,你哭都没地方哭!”说到这里,停顿一下,努力憋着笑意,“我来的时候刚听我妈说的,听说被医闹的家属打了?“

    陈茉白了祁简一眼,冷冷道:“你牙不疼了是吧?”

    这是亲哥么,听说她被打了也不表示一下心疼。

    瞧这话多的,看来还是螺丝或者什么螺母的没吃够。

    “听不出来你还有这么多历史呢?”有个清朗的男声,带着淡淡揶揄,在陈茉身边响起来。

    陈茉闻声惊起,“顾梓洵怎么哪儿哪儿都有你!”

    祁简跟着看过去,只见是一个浓眉薄唇,肌肤白皙的男生带着舒朗的笑意走到陈茉身边,男生还穿着白大衣,身材高挑挺拔,看上去精练中带着干净,英俊不凡的相貌在人群中很是抢眼。

    顾梓洵颇为无辜,“今天我上班,我当然在医院了,过来帮主任拿片子。”

    陈茉想起来顾梓洵跟着的是牙体牙髓科的张主任,一般主任都是周末休息,但是张主任周六是不休息的,好像是周日周一休息。

    “这是?”祁简把眼神从顾梓洵身上拉到陈茉,问道。

    顾梓洵伸出右手,笑着说道:“我是陈茉的同事,叫顾梓洵。”

    祁简忙道:“我叫祁简,是茉茉的表哥。”

    于是陈茉就看着两个人在她面前带着友好气氛,握了握手,陈茉眼皮跟着轻轻一跳。

    这时候有机器报祁简的名字,祁简对顾梓洵礼貌的一笑,转身对陈茉露出一个意味深长的笑容,然后就进去拍片子。

    顾梓洵手里还拿着医院的CT袋子,刚走两步就被陈茉扯住了袖子,他疑惑的转过身,“嗯?”

    陈茉抿了抿唇角,心里有点不自然,但还是诚恳的说道:“昨天谢谢你了,王焕新说你被打得不轻,你好点了没?”

    顾梓洵挑挑浓眉,带了几分无奈的笑意,“陈茉同学,就算我真的被打的遍体鳞伤,可在女孩子面前也是要打落牙齿和血吞,笑着说没事的,你这样问我,我实在不知道该怎么回答你。”随后又很是正色的说道,“不过说实话,就那几拳头还是不算什么的,但如果是架着孕妇的两个大汉的话,那可就说不定了。”

    呸,贫嘴贫舌……

    听到顾梓洵拿祁简刚才说她的糗事说话,陈茉在心里啐了一声顾梓洵,“不管怎么说,昨天还是谢谢你了,有时间我请你吃饭吧,不是单请你一个,还有王焕新。”

    “再说吧,我先走了。”顾梓洵晃了晃手上的CT袋子,笑着走开了。

    陈茉看着顾梓洵英挺的背影,走起路来虽然也是腰板挺直,可看着总感觉带着一股散漫的随性。

    "走没走相……“陈茉小声的吐槽着,嘴角却是不自觉染上三分笑意。

    祁简很快就出来了,一脸痛苦的活动着下巴,看到陈茉就开始抱怨,“塞到嘴里的是什么玩意啊,真是硌得慌。”

    排队的人越来越多,有不少是带着孩子在等着的,陈茉一边走一边注意避让,“拍小片子都是这样,你这个还好,要是拍七号牙更难受,还有拍智齿的,得往下压舌头,更难受。”

    祁简听到还要压舌头,就感觉自己的喉头干痒,”就没有舒服一点的方法吗,现在不是都提倡人文关怀,你们医院不行啊。“

    陈茉闻言斜了祁简一眼,“倒是有舒服的,拍全口片舒服,可是有些局部看不清,要是都拍CT那也行,又舒服,效果还好,可是贵呀!有的人连小片子都嫌贵不愿意拍。”

    这是一个再现实不过的问题了,祁简也不是那种不通俗物唾骂金钱是粪土的书呆子,就他自己来说,如果不是家里条件尚可,他哪能舒舒服服的一直念到博士,不用为生计发愁。

    到了牙周科门口,陈茉大姨看到两个人回来,赶忙迎上来,“怎么样怎么样?”

    陈茉让大姨稍安勿躁,看了一眼科室内,何湘医生已经开始忙了,暂时还没时间看牙片,“别着急,等何医生有空闲了就可以给哥哥看了。牙都已经这样了,又不能重新接上,就耐心等等吧。”又问,“既然是在学校食堂吃出来的毛病,食堂难道都不管的吗,怎么也没个人过来看看?“

    学校食堂这是属于责任方,怎么说也应该出个人过来陪着才对。

    说起来这个陈茉大姨更是怒火冲天,“学校食堂当时就有个什么经理过来找你哥了,看看是什么情况,当时你哥光顾着牙疼,也没留神,从菜里吃出来的那个螺帽让经理拿走了!这下没有了证据,食堂不承认了。”

    陈茉怒道:”那找学校去,学生今天在食堂吃饭能把牙硌坏了,这明天是不是就能把命丢了?“

    对于陈茉会有的反应,都在祁简的意料之中,自己这个妹妹哪里都好,就是脾气太冲了,说话也冲动。

    他这个当事人情绪倒是很是平静,说道:“那个食堂是学校前两年承包出去的,根本就不属于学校管,当时我同学用手机拍下来照片了,你们别着急……不行,疼,我得少说话。“

    还是看病要紧,陈茉赶忙又进去看看何湘医生好了没。

    刚好赶上何湘医生充填好了根管,让病人再去拍个小牙片看看充填效果怎么样,抽出点时间,来看祁简的片子。

    从电脑上打开片子,何湘医生拨弄两个鼠标,调了一下画面的对比色程度,慢慢说道:“陈茉,你哥哥这个牙……应该是劈裂了,八成保不住了。”
Top